欢迎进入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网站

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010-68396222

信息部

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新闻

喜迎二十大 奋进新征程”征文选登

发表于:2022-07-14

“喜迎二十大  奋进新征程”征文选登

(来自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副理事长单位淄博华光国瓷科技文化有限公司)

 

华光陶瓷---从“城市名片”到“国家名片”

冯彦伟

 

名片的魅力,源自她的标志性意义和永恒的光华。



2013年4月28日“2013(第四届)中美企业峰会”,华光国瓷瓷双龙青云瓶作为2013中美企业峰会指定礼品,馈赠给与会的美国国会议员赵美心、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参议院共和党领袖夏乐柏、奥斯卡奖得主好莱坞著名导演理查德·安德森、好莱坞著名编剧巴瑞·莫罗等美方各界名流,成为峰会带有中国元素的文化使者的闪亮名片。


陶瓷特别是中国陶瓷,带着一个国家和地区科技、创新以及社会人文发展的多方印记,印证着一个民族的内涵和气质,如同一张独有魅力的“国家名片”,成为一个世界文化交流的使者。

城市因拥有这样的“国家名片”为荣耀。一座城市为什么值得人们留恋往返,因为那里有值得人们可留恋的地方。华光陶瓷便是这样一座城市的代表之一。



华光国瓷科技文化有限公司座落于有着8000年陶瓷制作历史被称作当代国窑的齐文化发祥地——山东淄博。淄博陶瓷始终是中国陶瓷发展史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华光国瓷作为当今行业的探路者,凭借科技和文化的创新理念,独树一帜当之无愧地成为当代国窑的代言人。




骨质瓷最早产于英国,历史上曾是宫廷专用品和贵族收藏之珍品,是权力和地位的象征,号称“瓷器之王”和“皇家用瓷”。华光的决策者们在决策企业发展战略时,一下子就看准了这颗闪耀在历史的塔尖上的闪亮明星。不言而喻:“上就上高档。”1997年他们引进世界最先进生产设备,并研发投产天然矿物质骨质瓷新品种。时任中国陶瓷协会理事长杨自鹏说:“华光自主创新的骨质瓷走进了全国高档日用陶瓷的前列。”



弹指挥间。2011年10月31日华光国瓷华青瓷瓶被英国皇室收藏,并向淄博人民政府发来感谢信,信中说,“皇室成员卡特公爵感谢淄博人民政府赠送的陶瓷礼物,非常欣赏它的精湛技艺和设计,请转达公爵对淄博人民政府及陶瓷行业协会的问候和感谢。”



2003年春季,在突如其来的SARS病毒肆虐时,华光国瓷应用纳米技术,率先在国内日用陶瓷行业推出抗菌瓷,经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技术检测,该产品对大肠杆菌、黄色葡萄球菌的杀抑率达到100%,远远超出国家抗菌陶瓷制品90%的标准,被誉为中国健康陶瓷的一次突破性革命。

铅,是一种对人体健康极为有害的物质。创新,就是“走别人没走过的路”。华光人为满足世人的需求,历时三年,刻苦攻关,解决了一个又一个同行们认作无法超越的技术难题。2006年4月,华光高光泽度无铅釉研制成功用于规模生产,并获国家发明专利证书。种种使用科研成果的诞生,使华光国瓷真正成为中国健康第一瓷。


中国历代名瓷无不以“青瓷”为至高荣耀。华青瓷于2006年研制开发,是中国首家国家发明专利陶瓷新材质。华青瓷继承和发扬了中国“尚青”文化,又更好地辉映了时代高尚主流文化的审美情趣,把中国当代青瓷推向了一个更高的美学境界,开创了中国当代青瓷新纪元。




华光国瓷董事长苏同强由感而发,他理解的青瓷的产业使命是,“利用材质优势和表现力,加强对主流审美情趣和高尚文化价值的研究,找到最佳最美的表现形式,创造华青瓷的艺术价值高峰。”



华青瓷的问世,得到国内外同行的高度评价。中国古陶瓷鉴赏第一人、故宫博物院古陶瓷专家耿宝昌初见华青瓷大为震惊,由衷发出赞叹:华光华青瓷做到这样的水平,感到很震惊,质如玉,声如罄,明如镜,天地浑然青一色。很美,我很欣赏,让人耳目一新。欣然题词:“雨过天晴”。

多年来,怀揣让中华陶瓷之光灿烂世界,引领中国当代陶瓷回归世界舞台中央梦想的华光人,先后研制成功天然矿物骨质瓷、抗菌陶瓷、无铅陶瓷、华青瓷、华玉瓷等,并获得300多项国家发明专利和著作权。华光国瓷作为中国陶瓷企业最早的驰名商标和中国高档日用陶瓷与健康用瓷的领军品牌,成为国宴、国礼用瓷,2014APEC首脑用瓷,2018上合峰会元首用瓷、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英国皇室收藏陶瓷,受到了中央领导人的高度好评。



以“传承国粹、播撒清雅、瓷悦生活”的设计理念,以“精湛技艺、精心制作、精益制造、精致优品”为制造准则,将当代创新的设计理念与中国优秀的国粹文化相融合,将浓烈的自然元素和渴望回归本质的人文元素相结合,赋予陶瓷鲜明的时代文化气息与亲和力。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华光汇聚世界陶瓷大家,集世界和国内创作大师于一堂,既有世界著名陶瓷艺术专家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艺术系珍妮特·迪布斯教授,中国著名陶瓷艺术家、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张守智教授等来自八个国家的十二位国际艺术大师,还有何岩、罗晓东、吕泉、曲恒香、孙庆萍五位国家级陶瓷艺术大师及六十位省级大师,成为陶瓷业界的创新设计“梦之队”。他们设计制作的国瓷仕家、国瓷家宴、国瓷生活、国瓷风尚、国瓷茗道、国瓷茗品、国瓷传世、国瓷艺术八大系列产品系列成为引领中国高端陶瓷市场的风向标。



2007年,世界上首次由中外两国顶尖陶艺大师联袂设计的陶瓷作品“和谐2007”咖啡具成功面世,成为中国陶瓷艺术史上从未有过的艺术尝试,也是东西方陶瓷艺术大师的首度完美合作。

2008年,“和谐五洲壶”被中南海紫光阁、中国国家博物馆、故宫博物院、中国美术馆等收藏。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古陶瓷学会会长耿宝昌高度评价道:当代陶瓷,能做到像华光这样的水平,我感到非常震惊。


2012年华光国瓷担负国际体联体操世界杯大赛冠军奖杯的设计与承制工作,也开创了世界体操史上首次用陶瓷作冠军奖杯的先河。


从奥运巨献“和谐五洲壶”、中南海用瓷“紫光神韵”、到2014APEC首脑用瓷,到2009年首批被授予“淄博陶瓷 当代国窑”地域品牌、到2014年的APEC首脑用瓷,到2015年华光国瓷3件国家级大师的作品被卢浮宫永久收藏,再到2018年上合峰会元首用瓷.......从此,华光国瓷从淄博诸多丰富深厚的文化元素中脱颖而出,成为这个城市沟通全球的代表符号,散发着无穷的魅力。


由传统陶瓷制造产业,到陶瓷文化创意产业,成为当前日用陶瓷企业振兴发展的焦点和热点。

以最好的陶瓷打造这张名片,才更能体现品牌的价值,才能让她熠熠生辉。“争创中国陶瓷领先品牌、世界陶瓷知名品牌”是华光的品牌战略。

在国内市场上,华光瞄准国内一线城市的高端市场,相继成功进驻北京、上海、深圳、天津、西安、南京、济南、青岛、广州等大城市,进入钓鱼台国宾馆、北京贵宾楼等国内一流的宾馆饭店,北京燕莎、上海东方商厦、成都仁和春天、青岛海信广场等国内最高端商场中,皆有华光国瓷的形象专柜。近年来,公司先后建立华光国瓷文化艺术中心,华光国瓷北京、青岛、济南文化艺术馆、华光国瓷华光路、柳泉路、驻厂文化艺术馆等窗口,打造了永不谢幕的陶瓷盛宴,演奏着曼妙绝伦的陶瓷赞歌。华光国瓷,让淄博瓷都扬名海内外,成就了一座城市的骄傲。

在国际市场上,华光以完全自主品牌形象进入俄罗斯高端市场,打开了在中东地区高端陶瓷市场空间。在位于美国洛杉矶贝弗利山庄、纽约第五大道等国际大品牌集中的高端市场及美国高端家居用品连锁店crate&barre,华光国瓷与世界著名陶瓷品牌同台共舞。通过界第二大奢侈品品牌瑞士历峰集团的合作进驻欧美等发达国家的高端商场。华光国瓷“国内领先,世界知名”的品牌战略目标正在变得越来越清晰。

华光国瓷是一个充满生机和活力的品牌,是一个在中国享有声誉的驰名品牌,是中国日用陶瓷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第一块驰名商标、首批中国名牌,中国陶瓷行业唯一一家同时承担两项国家“863”项目的企业,首批国家重点保护的民族品牌,中国第一块“当代国窑”品牌和中国陶瓷艺术设计(山东)中心。它将继续秉承中华文化精粹,把中国陶瓷重新推向世界,以无限的健康品质,努力打造中国第一品牌、世界知名品牌。

陶瓷是中国的国粹、世界的瑰宝。华光国瓷作为淄博城市文化的承载者和传播者,依托着先进的创意设计理念、面向世界的品牌战略和优秀卓越的材质,和淄博城市文化一起,正在走向辉煌。

在中华民族的历史长河里,没有一种文化的影响可以超越陶瓷。

China,陶瓷,是中国的国粹、世界的瑰宝,是它让世界认识了中国,中国陶瓷有着辉煌而灿烂的历史。而随着西方工业化国家陶瓷产业的兴起,中国近当代陶瓷却逐渐衰落,甚至沦为国际市场的地摊货。

曾以“咖啡杯王国”相称,且“平均每三个美国人用一件华光咖啡杯”为荣耀,还有那风格鲜明、家喻户晓的雀巢咖啡杯,曾经有很大一部分是由华光生产的。然而那时的出口产品,正如“中国制造”以往的命运一样,大多没有自主品牌。有销量,产品价值却很低;有账算,中国陶瓷的复兴梦却遥遥无期。

    再好的产品,放错了地方,只能沦为地摊货。权衡之后,华光国瓷董事长苏同强审时度势,果断放弃了低端、低质、低效的发展,选择打造自主品牌、进入高端市场。踏上了更加艰辛但充满希望的二次创业发展的新里程。

2010年7月,“世界品牌之都”美国世界市场中心,华光国瓷在众多国际大品牌的映衬下,首次以自主品牌的名义参与世界最高水平陶瓷的展览。华光国瓷在美国高端陶瓷市场亮相改变了对中国当代陶瓷的认识,也增强了开发国际高端陶瓷市场的信心。之后,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亚特兰大进行为期二年的华光品牌陶瓷展示。在世界陶瓷舞台上已然再不能掩盖华光国瓷日渐繁盛的光彩。

陶瓷,是可以触摸的历史,是中国向世界展示自己的窗口。2014年11月11日,华光“国彩天姿”在众多陶瓷品牌中脱颖而出,成为八千年陶瓷中国的“代言者”,众望所归与北京APEC峰会心手相牵,成为此次峰会一抹最靓丽的色彩。华光APEC首脑用瓷代表着中国制瓷技术的最高水准,以东方文明的独有方式与气蕴,适当又精确地表达着中国人含蓄、温良、淡定而从容的待客之道与泱泱胸襟,吸引了世界的目光,并将中国陶瓷最靓丽的身姿定格在了世界舞台的中央。



每一次深具影响的大型峰会,都是一个国家向世界展示其民族文化魅力的舞台。相隔四年,2018年6月,上海合作组织峰会在青岛举行。华光华青瓷“千峰翠色”系列用瓷,从多家实力陶瓷企业推荐的上等瓷器中脱疑而出,最终成为上合青岛峰会接待用瓷。华青瓷“千峰翠色”系列成为上合青岛峰元首用瓷,体现了中国和平发展,与世界各国共同发展、共同繁荣,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大国风范,让中国China重新找回了自信。

华光华青瓷——千峰翠色系列在上合峰会欢迎宴会的惊艳出场,无论从材质创新、文化创意还是科技制瓷等,各方面都独具魅力,代表了中国当代制瓷的最高水准和至高品质,堪称中国当代陶瓷的强力“突围”。几十年来,无论是在国家的重大活动还是国际的一些重大文化交流中,亦或是在国家或世界重要的文化收藏机构中,都能看到华光国瓷的身影。华光国瓷屡屡被成为国家用瓷绝非偶然,而是多年来华光“国瓷基因”使然。由此,华光国瓷也成为引领中国高端陶瓷市场的风向标。



作者简介:

冯衍伟,曾用名冯彦伟,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1960年10月出生于山东淄博博山,大专学历,高级政工师,下乡、入伍、当工人,历任部队兼职新闻干事、军报(见习)记者,现任华光国瓷纪委书记、办公室主任。长期从事文字工作,业余爱好文学,先后在人民日报(海外版)、解放军报、经济日报、工人日报、山东文学、世纪潮、新大陆、前卫报、淄博日报等发表报告文学、散文、杂文上百篇。获济南军区优秀新闻工作者、淄博市优秀政工干部等荣誉称号,作品多次获奖,有的被编入“改革开放三十年”《淄博文学作品选》《淄博记忆》等数种集子。与其弟冯延华出版散文集《春天的梦》《古窑韵事》。散文集《古窑韵事》获淄博市优秀文学奖;散文《故乡的炉火》获2007年度山东省“五一“文化奖,《街西头的老屋》入选《人民周刋》中国好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协会活动

更多

  • 关于召开《推进陶瓷教育产教融合研讨会》的通知 中陶协〔2022〕42号 各相关单位及专家: 为促进陶瓷教育发展,加快落实《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深化职业教育产教融合,推进高等教育内涵发展,中国陶瓷工业协会联合景德镇百陶会陶艺装备有限公司,在第二届中国工艺美术博览会期间携手全国工艺美术类院校,举行《推进陶瓷教育产教融合》研讨会,共同探讨当前陶艺教育产业融合发展趋势,分享各校先进教学实践经验,推动全国工艺美术陶艺教育事业更好应对未来挑战。现将有关事项通知如下: 一、参会人员 主承办单位领导、各陶瓷相关院校代表等。 二、会议时间 2022年8月19 日 (星期五),下午15:00 主持人:朱辉球(江西陶瓷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副校长兼任陶瓷艺术学院院长、非遗学院院长) 三、会议地点 南京国际博览中心二楼8202会议室(江苏省南京市建邺区燕山路199号) 四、相关事项 (一)请参会人员安排好时间,提前抵达南京。本次会议不收取任何费用,往返交通及住宿费用由承办单位负责。 (二)请参会发言人员提前将发言稿提交承办单位。 (三)请参会人员于2022年8月15日前将参会回执发送至承办单位,参会回执见附件。 (四)请参会人员提前联系承办单位,协商具体行程时间,方便承办单位安排购票、接送站等事宜。 (五)为做好疫情防控管理,保障会议有序进行,建议受邀院校最多出席一至两名代表。 五、联系方式 承办单位:景德镇百陶会陶艺装备有限公司 联系人:邹婉菁 15811545851(同微信) 中国陶瓷工业协会 2022年8月11日 附件:《推进陶瓷教育产教融合研讨会》参会回执 《推进陶瓷教育产教融合研讨会》参会回执 单位名称 姓 名 性 别 职 务 联系方式 来程时间 返程时间 注:请参会人员务必提前联系承办单位,协商具体往返行程时间,方便承办单位安排购票,接送站。回执请于2022年8月15日前发至承办单位处。 【详情】

行业动态

更多

  • 探寻汝窑七十年 □ 郜现营 2000年4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著名古陶瓷学家叶喆民先生(前右)同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叶佩兰(后左)、刘伟(后右)在宝丰清凉寺汝官窑遗址考察。 “古代文献上所说的‘汝窑’,系指北宋时期专为宫廷烧造天青色釉青瓷的窑场,即狭义上的汝窑,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五大名窑’——汝、官、哥、钧、定窑中的汝窑,有人称之为‘汝官窑’。考古调查和发掘情况表明,其遗址位于今河南省平顶山市宝丰县大营镇清凉寺村。广义上的汝窑系指宋代汝州境内的所有青瓷窑场(见故宫博物院编《汝瓷雅集》前言)。” 汝窑位居汝、官、哥、钧、定五大名窑之首,自宋代以来,即有“汝窑为魁”之誉。明清亦然。宋代叶寘《坦斋笔衡》载:“本朝以定州白瓷器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窑器,故河北、邓、唐、耀州悉有之,汝窑为魁。”明代王世懋《窥天外乘》载:“宋时窑器以汝州为第一,而京师自置官窑次之”。清代唐铨衡《文房肆考》载:“宋政和间,徽宗于京师置窑烧造曰官窑。土脉细润,色青带粉红,浓淡不一,有蟹爪纹,紫口铁足,文色上白而薄如纸者,颇亚于汝,其价亦然”。唐宋时期盛行窑以州为名,汝窑因位于北宋时期的汝州故名。宋、元、明、清以来,宫廷汝瓷用器被内库所藏,视若珍宝,与商彝周鼎比贵。汝窑在中国陶瓷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一、汝窑的发现与发掘 汝窑盛名于天下。然而其窑址在发现之前,一直是陶瓷史上的一大悬案。因宋金战乱,皇室南迁,汝瓷工艺失传,文献记载不详,其窑址遂尘封于历史之中,汝窑窑址之谜一直困扰着古陶瓷研究人员。 为解开汝窑的神秘面纱,1950年,北京故宫博物院古陶瓷专家陈万里先生赴河南进行窑址调查,最早发现宝丰县清凉寺瓷窑遗址。1956年,洛阳专署为配合临汝县(今汝州市)修建水库工程,派一个文物工作组调查了汝河北岸的米庙、玉皇沟、窑院、乔沟、孟庄和汝河南岸的严和店等窑址。1958年,河南省文化局文物工作队为了配合农村水利建设,派人调查了临汝县(今汝州市)严和店和大峪店两个窑区的9处窑址,并试掘了严和店大堰头窑址。三次考古调查,共发现了12处瓷窑遗址,为研究汝窑提供了很好的线索。 1964年3月,故宫博物院再派工作组到河南临汝(今汝州市)、禹县(今禹州市)复查汝窑、钧窑遗址,对汝窑和钧窑的认识有了进一步提高。从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河南省考古工作者和故宫博物院陶瓷专家对遍布河南全境的上百处古窑址进行了全面调查,但当时考察汝窑址的重点主要放在了临汝县(今汝州市)境内,故多次寻访无果。1977年,为了编写《中国陶瓷史》,故宫博物院冯先铭和叶喆民先生再次到河南调查古窑址时,叶喆民先生在宝丰清凉寺窑址采集1片“汝窑”天青釉残片,后经上海硅酸盐研究所郭演仪化验,其结果与周仁先生20年前对故宫所藏汝窑盘的化验数据基本相符。1985年在郑州举行的“中国古陶瓷研究会年会”上,已在中央工艺美院任教的叶喆民先生,发表了题为《钧汝二窑摭遗》的论文。明确指出在宝丰青龙寺(清凉寺)所得天青釉残片,“虽是吉光片羽,然而联系文献看来,未必不是寻觅汝窑窑址的一条有力线索”。1986年10月,中国古陶瓷研究会在陕西西安召开年会,当时在宝丰县陶瓷厂工作的王留现同志,还在与会期间向部分参会专家展示了一件宝丰清凉寺村民在犁地时发现的天青釉瓷盘。并在向大会提交的《试论宝丰窑的历史成就和与汝窑的关系》论文中描述:“根据叶喆民同志1985年年会论文《钧汝二窑摭遗》中的资料,宝丰清凉寺天青釉残片的化验数据与周仁先生化验故宫馆藏汝瓷盘的成分基本一致,而且外观非常相似这一点,可以认为,这不仅从原料角度来说已找到了依据,而且从制作、烧成工艺来说也应当是相符的。”并说:“在宝丰民间藏瓷中,现有汝瓷器物,笔者就得一残汝瓷盘,满釉支烧,三钉痕,香灰胎,天青釉,冰裂纹片,润之如玉,色稍有沉淀,可能为拣弃之物。”论文最后推论说:“史称宋代五大名窑之首的汝窑,其窑址有非常大的可能性在宝丰的清凉寺瓷区内找到。”正是根据上述线索,与会的上海博物馆汪庆正副馆长回到上海后立即派人进行调查。调查共采集瓷片标本46件,窑具3件,并于1987年10月编辑出版了《汝窑的发现》一书。此书的出版,正式宣告了汝窑遗址之谜的揭开。 1987年10至12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赵青云任领队,首次对宝丰清凉寺瓷窑址进行试掘,出土了20多件器物,其中有7件是比较完整的御用汝瓷,遂将宝丰清凉寺瓷窑址确定为汝窑遗址。1987年12月18日,人民日报(海外版)以《半世纪汝官窑之谜揭开——河南宝丰清凉寺为宋代官窑遗址》。消息传出,震惊中外陶瓷界,这一成果也被评为“七五”时期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自1987年至2016年,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1994年由河南省文物研究所更名为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2013年改现名)先后进行了多达14次的考古发掘,是目前我省发掘面积最大的一处瓷窑遗址。通过考古发掘,1987年确定为汝窑遗址,2000年找到了汝窑中心烧造区,2016年又出土了一批仿青铜器素烧器和所谓的“类汝瓷”瓷器,揭露出窑炉、作坊等相关制瓷遗迹多处,取得了中国陶瓷考古的重大发现,为全面认识汝窑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原院长、中国古陶瓷学会会长、汝窑发掘的亲历者孙新民先生,将汝窑窑址的发掘过程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1987---1998年,即第一至第四次考古发掘。1987年第一次发掘确定了汝窑遗址。1988年秋和1989年春出土各类完整或可复原的瓷器和窑具2100余件,但出土遗物均为民用瓷器。按照地形地貌,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将清凉寺窑址划分为四个区域,其中第一、二、三区为民窑烧造区,即从清凉寺村南到韩庄村之间区域,面积约70万平方米;第四区域为汝窑烧造区,在原清凉寺村内区域,面积约4800平方米。 1998年春,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时隔9年后,由孙新民任领队再次对清凉寺窑址开展考古发掘工作。采集到御用汝瓷片150片之多,为确认汝窑烧造区的位置提供了重要线索。 第二阶段,1999年—2002年,即第五至第八次发掘,发掘地点集中在第四区域。1999年春,第五次勘探发掘,发现在宋代地层内几乎全是御用汝瓷,并出土了不同于以往匣钵、火照等窑具,从而确定了汝窑烧造区的具体位置和范围。2000年6至10月,在宝丰县政府和大营镇的支持下,又搬迁了4户村民,拆迁面积1000多平方米,遂对清凉寺汝窑遗址进行了第六次考古发掘。发现烧制御用汝瓷的窑炉15座,以及作坊、澄泥池、釉料坑等重要遗迹,并出土了大量的汝窑瓷器,尤其是有些器类为传世品所未见。同年10月18日,由中国古陶瓷学会理事长徐苹芳、中国古陶瓷研究会会长叶文程、副会长安金槐、朱伯谦,秘书长王莉英,以及耿宝昌、宋伯胤、赵青云等参加的汝窑考古新发现专家研讨会在宝丰县召开。与会专家在考察了窑址现场后一致认为:中外陶瓷界苦苦导觅了半个世纪之久的汝窑瓷器烧造区已经找到,这是中国陶瓷考古的又一重大突破。宝丰清凉寺汝窑发掘项目继1990年被评为“七五”期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后,再次被评为200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并获得国家文物局田野考古三等奖。在此后的2001年和2002年,又连续进行了两次考古发掘,对汝窑中心烧造区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和认识。 第三个阶段:2011-2016年,即第九至第十四次发掘。主要为配合宝丰清凉寺汝窑遗址展示馆建设,先后对汝窑中心烧造区又进行了六次考古发掘。出土了大量素烧器和一批天青釉瓷器,可复原各类陶瓷器近千件,其中素烧器残片多达120万件,包括仿青铜器出戟瓶、瓜棱瓶、板沿洗、长方形盘、荷叶形盖等新造型。天青釉瓷器与汝窑瓷器类似,但釉面更光亮,玻璃质感强,玉质感不如汝瓷,胎质细腻坚实,胎色多为灰白,少有香灰胎。为与汝瓷区别,发掘者称之为“类汝瓷”,这批遗物的年代可能在汝窑停烧以后,时代约在宋金之间。总之,“类汝瓷”的发现大大丰富了汝窑遗址文化的内涵。 2012年9月,作者(右二)陪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研究员孙新民(前排左二)到宝丰清凉寺汝官窑遗址考古发掘现场指导考古发掘工作。 二、汝窑的收藏与拍卖 在当今世界上,博物馆可谓数以千计,然而,收藏有宋代汝窑瓷器者,寥寥无几,只有20余家博物馆、美术馆及私人收藏。由于汝窑瓷器存世稀少,显得弥足珍贵。目前,宋代汝窑瓷器存世究竟有多少件?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但随着调查研究的深入,日渐清晰。归纳起来,主要有五种说法:一是据中国硅酸盐学会编,1982年文物出版社出版的《中国陶瓷史》载:“流传至今不足百件,为宋代名窑中传世品最少的一个瓷窑”。二是据汪庆正、范冬冬、周丽丽著,1987年上海美术出版社出版的《汝窑的发现》载:“传世汝窑瓷器65件。”后有人把广东博物馆的1件汝窑椭圆形碟修复器按半件增加上,计称65件半。三是据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编著,2008年大象出版社出版的《宝丰清凉寺汝窑》载:“目前已知汝窑传世品的数量约为74件”。四是2015年故宫博物院为庆祝90华诞,由故宫博物馆主办,英国大英博物馆、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河南省宝丰县文物局、上海博物馆、天津博物馆、吉林博物馆等协办在延禧宫举办了为期一年的《清淡含蓄---故宫传世汝窑瓷器展》和故宫博物院2015年汝窑学术研讨会。故宫博物院编辑出版了《汝瓷雅集——故宫博物院珍藏及出土汝窑瓷器荟萃》图录,书中详细记述了存世汝窑瓷器的数量为91件。五是据2021年11月10日新华社客户端载中国文物交流中心总工程师陈昀的《汝瓷一片值万贯》一文刊载:“目前,全世界宋代汝官窑瓷器共存有120件。”这是截至目前最新数据。不过,120件之数不仅包括了传世汝窑瓷器,还包括了宝丰清凉寺窑址出土和蛮子营窖藏发现的部分汝窑瓷器。其中,收藏汝窑瓷器最多的是台北故宫博物院21件,为清宫旧藏。其次是北京故宫博物院19件,除了1件是1965年由收藏家张子厚捐献给故宫博物院的外,还有1件是新出土的汝窑标本资料,其余全部是清宫旧藏。国外收藏汝窑瓷器最多的是英国大维德基金会12件。大维德爵士去世后,这批藏品委托大英博物馆管理,大英博物馆原收藏汝窑瓷器5件,现共计17件。 2015年11月,作者(右一)陪同故宫博物院研究员、著名古陶瓷鉴定专家耿宝昌(右二)、王莉英(右四)、吕成龙(右三)参观“清淡含蓄—故宫传世汝窑瓷器展。” 汝窑瓷器的拍卖,根据2019年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汝窑志》载,主要有8件。一是1940年5月28日伦敦苏富比拍卖行拍卖的北宋汝窑天青釉玉壶春瓶,据传为当年末代皇帝溥仪带出清宫之物,现藏于伦敦大英博物馆后不再流通。二是1970年2月24日伦敦苏富比拍卖的北宋汝窑天青釉水仙盆,最终由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收藏后不再流通。三是1980年4月5日伦敦苏富比拍卖的北宋汝窑天青釉洗,由香港敏求精舍成员罗桂祥购得后捐赠给香港艺术馆收藏。四是纽约佳士得1992年12月3日拍卖的北宋汝窑天青釉洗,以成交价154万美元拍出,由香港收藏家区百龄买下,创下汝窑拍卖的新纪录。五是纽约佳士得2006年3月29日拍卖的北宋汝窑天青釉盘,口沿残损,经过火烧,以6万美元成交。目前为私人收藏。六是香港苏富比2012年4月4日拍卖的汝窑天青釉葵口洗,最终成交价2.0786亿港元,刷新当时中国宋代瓷器拍卖的最新记录。2012年4月8日人民日报以《盛世吉相—— 北宋汝窑瓷器天价成交记》为题进行了报道。七是香港苏富比2017年10月3日拍卖的北宋汝窑天青釉洗,以超2.94亿港元的价格拍出,刷新中国瓷器的世界拍卖记录。八是香港佳士得2018年11月24日拍卖的北宋汝窑天青茶盏。 三、汝窑的推崇及复兴 中国是陶瓷之国,汝窑系青瓷典范。北宋时期,我国传统制瓷工艺空前繁荣,百花争艳。大江南北,名窑迭起。现已发现的古代瓷窑遗址分布于全国170个县,其中北宋窑址就有130个县,约占总数的75% 。最为著名的是“五大名窑”。“五大名窑汝为魁”,在多次的国际汝窑拍卖会上都已得到证明。其实,文献记载也早已有之。宋代叶寘的《坦斋笔衡》、南宋周辉的《清波杂志》、清代唐铨衡的《文房肆考》等,都把汝窑列于宋代名窑之首。 汝窑之所以为世人钟爱有加,不仅是因其形简,内敛含蓄,大美无言;其色雅,风过雨霁,云破天青;其质润,如冰似玉,婉若堆脂;其意远,晨星寥落,蝉翼婆娑。更是其中蕴涵着宋人卓绝的文化品位、淡远的审美境界和对生命的超然感悟。陈寅恪先生说:“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年之演进,造极于两宋之世”。论及文化绕不过宋代,谈及名窑,不能不提及宋徽宗赵佶。他喜好书画,信奉道教,崇尚天青,自诩“教主道君皇帝”。“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作将来”,是他成就了一代历史名窑汝窑。宋徽宗在其《文会图》、《听琴图》上为汝窑留下了千古名作。人们对汝窑的评价,时至今日,在河南豫西一带还流传着“纵有家财万贯,不抵汝瓷一片”的美誉。“天下博物馆无汝者,难称尽善尽美也”,著名国画大师李苦禅为临汝县汝瓷厂的题词更是在河南瓷区广为传颂。 2015年4月,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古陶瓷学会名誉会长、故宫博物院研究员耿宝昌(右一)在宝丰鉴赏现代汝瓷作品。 汝窑在文学名著名诗名画中也多有涉及。如:四大名著《红楼梦》第3回、第27回、第40回三处提到汝窑瓷器。明代画家徐渭在其《墨芍药》画中题诗:“花是扬州种,瓶是汝州窑,注以江东水,春风锁二乔。”清人陈浏《斗杯堂诗集》“汝窑托杯行”诗云:“汝窑天下无,此杯有盏托。玛瑙屑无釉,米色甚不恶,异纹蚓走泥,禹钧故相若,沙胎质颇粗,宋瓷之券约。古人重朴拙,制皿不贵薄,柴周去未远,元后无此作”。清代文人孙灏诗云:“青瓷上选无雕饰,不是元家始搏埴。名王作贡绍兴年,瓶盏炉毬无颜色。官哥配汝非汝铸,声价当时压定州”。 更有甚者,清代乾隆皇帝对汝窑更是偏爱至痴迷的程度。据不完全统计,他曾为16处名窑瓷器题诗199首,其中咏汝窑的诗就有15首。錾刻在汝窑瓷器上的就有22件之多。如乾隆41年(1776)年丙申御题《汝窑粉青釉圆洗》:“赵宋青窑建汝州,传闻玛瑙末为油。而今景德元斯法,亦自出蓝宝色浮”。乾隆43年(1778年)戊戌仲夏御题《汝窑粉青盘》:“周尺将盈尺,宋瓷方是瓷。晨星真可贵,劫火未曾亏。孽暴宁须议,完全已足奇。穆然陈绨几,独切水圆思”。汝窑就是在现代的影视作品中也多有褒奖。如电视连续剧《铁齿铜牙纪晓岚》中有一个情节,和坤弄了件汝窑献给皇帝,乾隆问价,纪晓岚说:“看一眼就值百两黄金”。总之,汝窑是文化,是品位,是尊贵身份的象征。汝窑是名窑,是青瓷,是各大窑业不可愈越的高峰。古往今来,无论达官贵人,还是文人雅士,对汝窑无不推崇备至。 据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所长江建新研究员的《明清官窑仿汝窑瓷器略论》载:“从北宋徐兢‘越州古秘色,汝州新窑器’之语出现,到清代雍、乾仿汝瓷,近十个世纪以来,关于汝窑汝瓷问题便一直倍受关注,人们普便认为北宋时期的汝窑是我国官窑制度的开始,对后世产生了巨大影响。元朝景德镇设置的“浮梁瓷局”,明清两代御窑场,当是宋代官窑制度的延续,宋汝官窑不仅其制度被后世官窑继承,而且其产品也对后世产生了重大影响,尤在明宣德官窑烧造活动中,出现了大量专门模仿汝窑瓷器的产品,且其仿烧之风到清代雍乾官窑又更盛行”。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宣德帝追幕宋代汉文化传统的心态。故宫博物院现收藏有明代宣德仿汝釉蟋蟀罐、仿汝天青釉盘、仿汝釉鸡心碗、盉碗、棱花洗等。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有明代宣德仿汝釉器有天青釉斗笠碗、撇口碗等。据故宫博物院崔婷《乾隆朝景德镇仿汝釉瓷器》载:“故宫博物院现收藏清代景德镇御窑仿汝釉瓷器300多件,其中雍正朝73件,乾隆朝高达233件,嘉庆朝1件,道光朝4件。仿汝釉器物以高档陈设类和文房类用品居多,日用品盘、碗、碟、盅等较为少见”。“紫禁城内的佛堂、养心殿、昭仁殿、宁寿宫、景丽宫、御膳房、古董房、敬事房、漱芳斋、皇家御苑中圆明园、颐和园、热河烟波致爽殿、普陀宗乘之庙以及崇文门、圣化寺、泰山等近20处均有陈设使用仿汝釉瓷器的记录。”不过当时仿烧汝瓷并不算真正的成功,只是仿其釉和型制,而不得宋之神韵。无奈乾隆帝在品评鉴赏宋汝与仿汝器时发出“仿汝不胜汝”之叹。著名古陶瓷专家、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冯先铭先生曾说:“汝瓷釉色最难仿,比定、钧、耀窑难度大很多”。因而,世人有“造天青釉难,难于上青天”的说法,这更是给汝官窑仿制烧造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新中国成立后,为向世界宣传中国古老灿烂的文明,周恩来总理在50年代指示:“发掘祖国文化遗产,首先恢复汝窑和龙泉窑。”因此,于20世纪60年代,有关省市组织了攻关单位。河南省选出了由陶瓷专家组成的顾问委员会,成员有李国桢、冯先铭、叶喆民、耿宝昌、汪庆正等。现代人仿烧汝窑,以临汝县(今汝州市)为最早。该县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建有汝瓷厂,集中技术人员攻关仿烧汝瓷,但限于当时对北宋汝窑还缺乏认识,仅仿烧出豆绿色瓷器,即《中国陶瓷史》中记述的‘临汝窑青瓷。’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当时的临汝县汝瓷厂经过多次的试验,终于成功烧制出天蓝色和天青色瓷器。1987年宝丰清凉寺窑址被确定为汝窑后,与宝丰相近的汝州、宝丰等地窑工群起仿烧。截至目前,平顶山市拥有汝瓷研发、生产、销售企业400余家,年产值将近达20亿元。其中汝州300余家,年产值10亿多元;宝丰168家,年产值6.8亿元。从业人员2万余人,年产量2000余万件(套),产品远销日本、美国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初步形成了布局较为合理的产、供、销相衔接的产业发展体系。宝丰、汝州先后被命名为中国汝瓷之都、中国汝瓷文化之乡、中国汝窑古镇、全国最美汝瓷文化旅游名县等。近年来,平顶山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汝窑陶瓷产业发展工作,将其列为全市产业转型升级高质量发展新的增长点之一,努力推动陶瓷大市向陶瓷强市转变。设立了平顶山市陶瓷产业发展中心,成立了平顶山市陶瓷产业协会,同时还正在积极创建中国(平顶山)汝窑陶瓷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让汝窑走向世界,让世界感知中国,让汝窑进入寻常人家。(作者系平顶山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二级调研员) 【详情】

010-63305752 |信息部
010-68396216 |办公室

信息部:010-63305752  行管部:010-63305093  会展部:010-68396272  办公室:010-68396216  传真:010-68396272
主办:中国陶瓷工业协会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外大街168号朗琴国际B座1019室  ICP备案号:京ICP备15055412号-1